Spiga

跳蚤市場新生意 正在席捲台灣

凌晨三點,台中新干城跳蚤市場前,排隊爭取臨時攤位的隊伍,綿延幾十公尺;清晨四點半,一台台小貨車駛入福和橋下,盤商從全台倒店倉庫、資源回收場蒐來的貨物灑滿一地,攤商揮舞著手電筒進行盤前交易。

正午,台北華江橋下攤商陸續收市;傍晚五時,台北永春跳蚤市場打烊。此時,天母二手創意市集卻正人聲鼎沸,車潮擠爆周邊道路。晚間十時後,天母攤商拖著行李箱回家,準備入睡時,台中新干城市場、台北福和橋、華江等攤商,已起床備貨。

全台跳蚤市場,從南到北,二十四小時接棒演出。

跳蚤市場是門檻最低的生意,是失業者、走投無路者最初的避風港、緩衝器。 在台灣,這個最低階的市場空間正急速增加。民國九十六年二月前的十五年期間,台灣二十攤以上、且固定開市的跳蚤市場,僅有七家;但金融風暴讓台灣跳蚤市場迄今家數暴增為十五家,兩年間家數增加逾一倍。

台灣也首度出現破千攤的巨型跳蚤市場。台中干城市場攤位數,由去年底近千攤暴增為今年三月底的一千二百攤,三個月內成長二成,是該市場十年來成長最快的時刻。

過去台灣傳統跳蚤攤商以遊民為主,景氣驟變,讓「跳蚤人」更多元了。董事長、失業族、無薪假員工、落難老闆、單親爸媽、打工學生、家庭主婦、退休族、SOHO族,這些人,拋開過去的輝煌,在跳蚤市場裡求生,博士、廠長、老闆、遊民,一律平等。

根據台北重新橋、天母、台中干城三家跳蚤市場管理委員會評估,跳蚤市場因進入門檻低,擺攤者超過三個月的留存率高達九成,但多僅止於溫飽階段的「瘦跳蚤」。若要領一般上班族薪水,月淨賺六萬元以上的攤商,粗估僅一○%左右;年薪晉級百萬俱樂部的「肥跳蚤」,不到一%。

在跳蚤市場賺錢,難在哪裡?

首先,它有天候與時間限制,多數跳蚤市場為露天交易,颳風、下雨、寒流、酷暑都會影響生意;且黃金交易時間,僅止於週末假期每日六小時。

其次,它是「秒的競爭」「元的競爭」「坪的競爭」。沒有店面、沒有櫥窗,顧客走過一個攤位只需數秒。來跳蚤市場挑貨者,下手快、移情別戀更快。「一分鐘,就決定成交還是謝謝再聯絡。」福和橋跳蚤市場資深跳蚤商林深湖說。

甚至,想在跳蚤市場得到一個小戲棚,也沒那麼容易。以台中新干城為例,約有一成左右臨時攤商搶不到位置,所以要清晨三、四點開始排隊。台北重新橋下跳蚤市場,週末約有四成攤商排不到臨時攤位。天母跳蚤網路登記攤位,中籤率僅三分之一。

縱使戲棚很小,生存大不易,卻是許多人重生的起點。許多落難老闆,延續過去冒險犯難、風險自負、能屈能伸的精神,放下身段,在小戲棚裡彎腰求生。學習「跳蚤精神」,以碎屑為食,在夾縫中求生存,為將來縱身翻躍,儲存能量。他們正勇敢的為自己創造飯碗,也創造希望。

0 意見: